我的从教故事 | 徐品:循循善诱 诲人不倦

来源:

作者:xcbwangxiran

点击量:110

本网讯(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徐品 孙昊)坦率地说,刚刚当老师的时候我是不喜欢老师这个职业的,曾经极力想逃脱,但后来又不得不回到教学岗位,直到退休。我毕业于当时安徽的一所师范院校数学专业,由于成绩优秀被留校任教了。在当时的任教期间我一心想着脱离老师岗位,到我羡慕的科研或公司去干一番事业。于是我在留校五年以后,又考上了研究生,方向是计算数学。1990年毕业后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主要是图形学。两年后乘着改革开放的潮流,下海到中关村的一家民营公司做软件开发。

在公司做了8年的研发之后,受不住996的辛苦和市场竞争的重压,于2001年到北京广播学院(今天的中传)任教,回到了教学岗位,一边科研一边教学,一直到近两年退休。

由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特殊性,在专业上我是从开始的数学变为计算数学,并转学了当时的新兴技术——计算机技术;毕业后从事计算机图形学的教学和研究;然后进入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再到高校转入电视工程专业,之后又转到数字媒体专业。这些年随着社会的发展,角色和专业在不断地变化,但多数时间还是在当教师。算起来我在高校的教龄已超过30年了,院长李老师给我布置了这个作业,希望我写一写我的从教故事,那我就其中有些经历和感悟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希望对读者有些帮助,不妥之处也请批评指正。

助教时光

我刚留校在高校当老师的时候,是要先做两年的助教的,主要任务是听主讲老师的课程,帮主讲老师批改作业和讲习题课(数学课程没有实验课)。我当时的主讲老师课程是数学系的《数学分析》课程。除了习题课以外,还有专门的答疑时间,安排在期中期末的考试前两周。因为要直接面对学生,所以经常要与主讲老师沟通,探讨一些课程上的问题。这就为日后独立授课打下基础。

记得当时有学生提问为什么函数连续要用那么复杂的定义。于是我问了主讲老师,又查了有关资料,然后在习题课上讲了最早的连续的定义,以及后来的演化过程。估计现在的学生和老师都不会为这种无聊的问题去伤脑筋了。

当年做助教的时候是快乐的,因为没有科研的任务,也没有发论文的压力。评职称只需在校刊上发一篇论文即可。所以还有时间参加一些文体活动,如跑步、下棋、打球、唱歌等。那是一段非常令人怀念的时光,相比之下,现在高校的年轻教师压力就太大了。

好学生和坏学生

我相信在老师眼里,一个班里的学生总有一些好学生和坏学生,以及其他一般学生。好学生一般坐在教室的前几排,他们会认真地听课,做课堂笔记,认真完成作业,考试时他们总能拿高分;而坏学生则相反。作为老师总是会喜欢好学生,对那些坏学生敬而远之。

我在当助教的时候就有两位这样的“坏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讲,考试成绩也不行,却热衷于文艺活动。我当时并没有放弃他们,积极为他们补习功课。后来他们毕业后,一位进入政界,后来当了县委书记;另一位考了文科的研究生,并留校当了老师。

通过这个案例,我也有些感慨,一个学生在你的课上表现不佳,并不代表他没有发展前途,也许他们可以在别的领域表现出色。

我在后来的教学生涯中也经常遇到过这种学生,在校时成绩一般,毕业以后却有成就,得到用人单位的好评。

“坏学生”分很多种:有的的确是学习能力有问题,有的是方法有问题;还有一部分是对本课程或本专业不感兴趣,或对教课的老师不感兴趣;最后就是别的兴趣压倒了学习的兴趣,如沉迷游戏、谈恋爱、外出打工等。应该说在我的教学生涯中,后面两种情况占有很大一部分。有些学生虽然不感兴趣,但考试成绩不差,老师也就不管了;还有一些人表现为自暴自弃,而且还影响周围的人,带坏学习风气,这种情况就必须得管了。

教师的作用


徐品老师授课现场

“在教学活动中学生是主体,教师起主导作用。”这句话是教育学中的经典表述。但在实际教学活动中,教师也是很无奈的。我曾负责《C++语言程序设计》课程中担任课程负责人,工科各专业学生必须学习该课程。我们的教学团队带12个班(一个班30多人),开始4位老师,后增加到6位,其中有老教师,也有年轻教师。期中、期末都是统一考试,考卷由老师们流水线批改。通过多年的教学,我们看到有以下几个有趣的现象:

同一个老师带的两个不同专业成绩分布有可能相差很大;

同一个老师带的同一个专业的不同的班有时候成绩分布也有较大差距;

从各班的成绩分布来看,老教师比年轻教师并没有什么优势;

C++语言课程是在C语言课程之后开设的,C语言是全校的课程,不是我们教的。尽管我们在C++中又将C语言再讲了一遍,但原来C语言不好的学生,到C++语言也不太好;

学生成绩似乎与入校的高考分数无关(我们各专业高考录取分数是不同的),也与专业没有特别关联。

上面所说的成绩分布,是指优良中差的比例。这些现象使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学生的成绩与教师的教学水平好像关系不大。教师似乎并没有在教学活动中起到主导作用。为什么?

我们问了一些学生,也走访了各专业的班主任(相当于现在的辅导员),终于发现了各班成绩分布差异的秘密,那就是班风。也就是说,班主任抓得紧、班风好的班级,成绩就好一些,反之,成绩就差。

我们分析其中的原因,我们认为有几点原因:实用化观念占据学生主流,经常听学生说某某课没什么用,混个及格就行;或者某某课太难了,干脆放弃;还有就是某某课没意思,等等;大部分学生学习惰性比较大,在中学习惯了老师家长的监督,进入大学后无监督就放任自己了;大部分学生习惯于平时放松,考前突击的学习模式。而这种学习模式往往是应付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却不适合需要深入思考与实践的课程;有些是社会风气问题,不是单靠老师的努力可以做到的,需要行政层面的齐抓共管,一方面对学生进行管教,惩罚那些不认真学习的学生;另一方面,需要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使学生具有一定使命感、荣誉感。

针对学生的学习惰性问题,我的做法是在每次课程开始时花10分钟的时间让学生做一次课堂练习,我称之为醒脑题。讲课时也不必每个知识点都细讲,重点讲解基本概念和基本技术,并在实验课中不断练习巩固。我把这种做法推广到整个教学团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关于考前突击问题,即所谓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理论上可以加大考试密度,比如每周一考、单元测试、经常性的随堂测试等等,但这样老师的教学成本太高。我们老师都知道考前突击不好,但又不得不顺应这种要求,比如在考前留出过多的复习时间,划出考试重点等等。如何教育学生不要过分依赖考前突击,这是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课外兴趣小组

如果一个学生对所学内容没有兴趣,仅凭外部压力,即使他靠短期突击通过了考试,他很可能很快就会忘记所学的知识。就像小时候学习自行车或游泳一样,你把技术要领背得再熟,实践起来还是不会。有很多技术性很强的课程,必须靠实践中的摔打磨炼才能学得好,才能对所学知识与深刻的理解。因此,我在中传任教期间,就一直倡导老师利用业余时间组织课外兴趣小组。呼吁学生课内课外两条腿走路。

我带的是软件兴趣小组,以图形、图像及多媒体内容为主。首先是招生,主要是招大二的学生。既然是兴趣小组,自然是自愿报名,当然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主要课程必须及格。时间安排是利用暑假进行集中培训,培训结束时学生自由分组选题。秋季学期开发以后,由学生分课题组自主进行开发活动。为了检测学生软件开发的成果,我还在第二年的春季设立了一个学院级的软件设计大赛,引进相关公司冠名赞助。

我以公司当时主流使用的VC++为开发工具,指导学生做一些小的软件应用系统。具体做法是这样的:

老师先讲一些VC++的基础知识;

老师提供一个软件开发范例(我就用VC++编写了一个画笔程序)让学生模仿;

开发范例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让学生自己去补充完整;

老师进一步讲解软件设计的方法;

进入学生创作环节。学生自由分组,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自主确定开发目标;

准备参加软件设计大赛,优秀作品推荐参加国家级相关软件竞赛。

在行政方面,兴趣小组的活动获得学院领导及系主任的大力支持,规定如果在大赛中获得名次,除了奖金外,可获相应绩点。这种开发经历对于该学生今后考研和就业都有很大的帮助的。

我的兴趣小组学生报名非常踊跃,运行得非常成功。我们的兴趣小组活动经学院鼓励,逐步发展,各专业均有老师牺牲个人业余时间,投入到兴趣小组的活动中。软件设计大赛也发展成包括各专业内容的综合学科竞赛。

理工学生的人文刊物  

我在学生时期(中学、大学、研究生)一直在做黑板报、系刊等宣传的美术编辑,所以对这方面有兴趣,也有些经验。在中传当老师时,数媒系由我负责,由相关学生创办了系刊。开始是纸质的,一个学期出一期。内容包括技术新闻、新技术介绍、学生自己的艺术作品(照片、随笔、散文、绘画等)、老师风采、已毕业的师哥师姐采访等等。纸质的系刊有一个经费问题。开始由某公司资助,后来需要自筹经费。由于经费问题,后来改成了微信公众号运行。

改成公众号以后,发稿更自由了,受众也不受限制,因此更容易传播。现在可以做到每周都有新的文章推出。

通过这个公众号,我们进行了如下活动:

在数媒系成立十周年的时候做了一次校友寻访活动,一共寻访了10位有一定成就的校友;

配合教学改革做了多次问卷调查,包括课程设置;

与某公司合作举办科技作品征集大赛。

我欣喜地看到,我们这个公众号越来越受到关注,受到在校和已毕业的学生的欢迎。

我列举这些主要是想说明,作为理工专业的一个公众号,它的作用是理工学生的一个人文基地,它可以与已毕业的学友对话、配合老师进行教学活动、组织一些线上线下的活动等等;可以使大学生活增添一些乐趣,也可以为老师与学生搭建一个沟通的桥梁。这也是我两条腿走路想法的一部分。

马克吐温有一个著名的刷墙的故事,马克吐温小时候因调皮捣蛋受到他妈妈的惩罚,命他去给三米高的围墙刷涂料。本来马克吐温对这个工作不是很感兴趣,但为了让他的小伙伴接手去干,他就装做非常有兴趣的样子,引得他的小伙伴竟然拿一个苹果(在他们那时候算是比较贵重的东西了)去交换这个工作。

这则故事告诉我们,一项事情成为工作,再有趣的事情也会变得乏味;但如果成为兴趣,或有足够的回报,事情就会变得有趣了。所以,我觉得高校理工科教育一定要两条腿走路。课堂教学不可少,但在课外需要用某种方式去引导和激发其对科技的兴趣,从而转化为课堂学习的动力。